位置: 棋牌游戏网上扎金花
作者: 管理员 来源:原创 关注: 时间:2015-08-05 18:40

姨父坐在他的老板椅上他穿着最喜欢的那套阿曼尼西服手里握着那支派克金笔他对我淡淡的说:“我就这样输了那把牌我输了四十八万。那是我在澳门输得最大的一局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一把牌让我输上过五万块但这是我自己的问题我拿到一对a就喜出望外没考虑到其他的可能性。阿新你说一个牌手最忌讳的是什么?”

“真的这是把死棋牌游戏网上扎金花人牌棋牌游戏网上扎金花!”

“不棋牌游戏网上扎金花我比这更大。”杜芳湖笑着说翻出自己的底牌。

“不阿湖我和他交手了将近七个小时;而且我绝大多数时间的注意力都放在他的身上。所以一些简单的东西还是看得出来的。他太骄傲了虽然他会在嘴里把对方的牌说得大一点但他的心里却不是那样想的。而且他对自己的判断过于自信棋牌游戏网上扎金花了那把牌在翻牌前我没有加注他猜棋牌游戏网上扎金花测我只是aQ、或者aJ之类的对子而已;他只是一条巨鲨王并不是神;他不可能每把都猜中别人的底牌他和我一样也有心理上的盲点。”

我又点头:“棋牌游戏网上扎金花嗯”

两个男孩子也趁机找了个借口溜了出去。

他把所有的筹码都推了棋牌游戏网上扎金花进来。并且嘴里嘟哝着:“我不相信你的手里有10。”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2015 棋牌游戏网上扎金花